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妻子和妈妈的遭遇

妻子和妈妈的遭遇 - 妻子和妈妈的遭遇

一年前的某天傍晚,北方某座小城镇上,正值下班高峰期,并且还下着倾
大雨,当时张伟的母亲骑着电动车,刚从厂裏出来,急急忙忙地往家裏赶着。此
时此刻,丈夫、儿子、以及儿媳妇都在家等着他一起吃饭——也算是这四口之家
的一条规矩了。

  结果不知道是没留意,还是因路滑没剎住车,张伟他妈妈竟然一头撞上了一
个年近六十,正拎着大包小包过马路的老太太…………

  后面的事大伙应该都能猜到,无非就是送医院,打电话,双方家属对峙,最
后再谈赔偿和私了。

  这裏必须要交代一下的是,那被撞的老太太,不识字,文化程度相当低,但
她养了两个争气的儿子,老伴也依然健在。两个儿子时在当地做批发生意的,生
意做的不大,但却带点行霸性质,而她的老伴,则更不是一个好惹的主,退休前
是国内第一批体育老师,当年教的是田径,退休后他也不算老实,常常在家裏私
设赌局,挣外快。

  受害人家裏背景我这幺一说,大家伙也就不难猜到,这幺个情况下,张伟一
家,要是不被他们大坑大祸害一番,也就奇了怪了。

  更悲剧的是,张伟自己和他媳妇,以及他爸他妈,各个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
通的工薪阶层。

  在这种拮据的情况下,没办法,我们一家子,除了男人们要辛苦挣钱外,女
人们也要欠债肉偿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老刘头在外面喝完了酒,照例,把我妈带回他家奸宿。
在那张破破烂烂的木闆床上,老刘头卖力地挺动阳具,一下又一下地狠操着我妈
的肉穴,尽情享受母亲丰满肥熟的身子。

  我妈见老刘头正玩弄在兴头上,便怯怯地问他,家裏实在没钱了,能否宽容
宽容每个星期少支点生活费给他。

  老刘头自然明白我妈的用意,便故作兇狠地说道:「少他妈废话,先让老子
爽完再说!」

  …………

  「没钱?想让我宽限几天也行,叫你媳妇也来陪陪老子!」

  射完精后的老刘头,趴在我妈身上,一边喘着大气,一边毫不知耻地说道
……

  

    正文开始:

  老刘头趴在妻子身上,一边让妻子含着他那令人作呕的厚舌头认真吮吸,一
边自己卖力地挺动下身,狠操着妻子娇嫩的小肉穴。

  过了一会儿,我妈从门外进来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腿上裹着肉色
连裤袜,以及一双尖嘴的露趾高跟鞋。

  母亲看见老刘头正大肆肏着我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儿媳,表情十分的尴尬,
但也只能满脸通红的站在那,一句话不敢说,等待老刘头的发落。

  几分锺过后,刘老头压低了身子,并用双手紧紧捏住妻子的两只大乳房,开
始做起了最后的沖刺。经过一阵短暂而剧烈的快速抽插后,刘老头大吼一声,鸡
巴一直顶到了妻子娇嫩的花心……终于,两人同时达到高潮,刘老头的精液也尽
数射到了妻子的子宫裏。

  射完精后,刘老头靠在床头上坐着,同时两腿叉开,让妻子撅着屁股给他舔
舐干净阳具上残存的精液。

  「过来」

  随后,刘老头又向我娘招了招手。我娘听到他的召唤,立马战战兢兢地小步
走了过去,同时眼睛还不住地瞟了瞟我的妻子。

  「你媳妇儿的小屄还真是挺紧,刚才肏她的时候下面一直在夹我。」

  刘老头真是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竟然如此直接地就在我娘面前描述起我妻
子的生殖器来!

  我妈听了,表情更加尴尬了,但又不能不回应他,只好羞着脸「嗯」了一声。

  接着,刘老头就开始询问起我妈今天的生意状况。

  母亲一边从她的小包包裏拿着钞票,一边告诉刘老头说,今天她在那间老刘
头包下的小旅馆房间裏,从上午开始接客,除去中午吃午饭的时间,一直接到傍
晚。一共来了七次客人,但总数却有八个嫖客,因爲其中有一次是两个人一起上
的。

  刘老头拿过我妈手裏的嫖资,点了点,询问了下旅馆老闆那是否已经打点过,
我娘说了句」有,给了他60块」。接着,老刘头快速地点完钞票,一共大约有
一千多块钱,便取出三百块给我妈,算是她的「工资」。

  我娘接过钱后,小声说了句「谢谢」,便转身出去了。

  晚上七点过后,草草吃完晚饭的母亲和妻子,迅速地梳妆打扮,并各自穿上
一套性感服饰,出门再次去了刘老头家。

  刘老头家此时正热闹非凡,屋裏烟雾缭绕的一共摆了两桌,一桌在打扑克牌,
一桌在搓麻将。我数了数,总共来了约有八九个人,全都是我们小区裏的邻居,
和街上的一些閑杂人等。

  他们每个人都赤膊光背,只穿着条大裤衩,一边大声喧哗着一边抽吐着香烟,
搞得整个客厅裏都乌烟瘴气。

  见到我的母亲和妻子来了,这帮男人纷纷「举枪緻敬」,并都下意识地摸了
摸自己的裤裆。接着,他们又各自放下手中的扑克牌或麻将,淫笑着叫我妈和我
老婆到他们那儿去。

  这些人我的妻子和母亲都认识,都算是熟面孔了,因此她们一个都不敢得罪,
只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等待刘老头的「调遣」。

  最终,刘老头把我老婆「调」到了玩扑克牌的那桌,把我妈「调」到了打麻
将的那桌。

  母亲和妻子刚一走到桌边,那帮人就一拥而上,八只大手同时伸到她们的身
子上,四处乱摸,上下其手。不到几分锺后,母亲和妻子就被他们剥了个精光光,
胸罩、丝袜、内裤等衣物散落了一地……

  第一轮麻将过后,母亲背对着衆人,乖乖地坐到了胜利者的大腿上,待那人
的鸡巴完全插入进她的阴道裏后,母亲便开始上上下下的努力跳动起来。

  与此同时,因爲扑克比麻将玩起来更快的缘故,对面我的妻子已经给两个人
分别口交了一次,并爲他们都食了精。

  过了一会儿,打扑克的那桌又有人赢了,于是我老婆走过去跪在地上,準备
帮那人脱裤子吹箫。

  不过那人似乎并不喜欢口交,他一把将妻子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扔到旁边的
沙发上,说了一句,把腿张开。

  妻子躺在沙发上,知道这个人是想肏她的屄,于是便顺从地张开双腿,等待
他的插入。但那人接下来并没有提起阳具插我妻子的小花,而是把头埋在妻子的
阴部,用嘴舔舐起她的肉穴来。

  只见那人伸出一根粗大的舌头,先是轻轻地用舌尖在我老婆密合的小穴外舔
了舔,浅尝辄止后,他又将大半根舌头用力塞进了我老婆的阴道口裏,开始连刮
带舔地拼命搅弄着两片肥美多汁的花瓣,时不时地他还用嘴狂吸猛吮老婆阴阜上
那粒已经充血变硬的小肉芽。

  妻子被那人舔的整个人都不禁颤抖起来,她害羞的紧闭双眼,皱着眉头,并
开始不自主地发出一阵阵「嗯嗯啊啊」的轻吟声。

  接着,那人又用嘴巴含住妻子丰肥的稚嫩肉唇,好像在吃鲍鱼一样,「窸窸
窣窣」的拼命往外吸。妻子本来就是敏感体质,平日裏我只是用手稍稍触碰一下
她的下体,妻子都会有十分强烈的生理反应,阴道口会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出花蜜,
一直顺着她的会阴处流到屁股沟裏。

  现在当着一屋子男人的面,脱光衣服叉开双腿,让陌生男人肆意舔舐自己的
阴部,妻子更是情难自禁,无法自持,小穴就像开了闸的洩洪口似的,一股又一
股的白色透明的淫液不断从裏面潸潸流出,弄得水花四溅,沙发上都被打湿了一
大块。

  再看另一桌,我妈仍然吃力地坐在那人身上,两只沈甸甸的大乳房随着母亲
屁股的套弄,而不断上下甩动着,其中一边的奶头还被那人含在嘴裏,卟吱卟吱
地又咬又吸。

  母亲光滑滚圆的小腹不断磨擦着那人毛扎扎的大肚腩,随着摩擦频率的不断
增速,那人的阳具也快达到顶点。接着整个人都开始拼命使劲,猛拱着我妈的肉
穴。

  我妈的阴道十分窄小紧凑,而且裏面充满了粘稠的淫液,夹的那个男人的阳
具又紧又滑,一阵阵强烈的刺激感从下往上不断传送着。只见那人就这样把浑身
赤裸的母亲按在大腿上,大干特干了至少一百多下,终于「开闸」射了出来,精
液自然一滴不落的全部射进了她的体内。

  而沙发那边,刚才还叉着双腿阴户大开,被人吮乳舔阴的妻子,此时却小手
撑在墙壁上,一边使劲的前后扭动屁股,一边让某个男人坚硬的肉棍抽插在她的
阴道裏。

  妻子双眸紧闭,忍受着阳具大力插入所导緻的痛感,额头上香汗淋漓,看得
出她此时一定相当痛苦。肏了一会儿后,那人又令妻子擡起一条腿,踏在一旁的
闆凳上,然后一边继续「嘿呦嘿呦」地拱着下身,卖力插花,一边腾出双手,使
劲地揉搓起妻子晃蕩在胸前的那两只大乳房,并时不时地还用两根手指夹着妻子
勃立着的乳头向外拉扯。

  妻子那副既淫蕩又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这桌打扑克的男人都忍不住放下手中
的牌,解开裤腰带想加入进来。

  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胖子,神不知鬼不觉地钻到妻子的侧后,伸出双
手,悄悄地从那人手中接过我老婆丰满的白奶子,可能是头一次捏到这幺大、这
幺挺的乳房,胖子就像揉面团一样使劲地将我老婆的奶子往中间挤,手指还不停
的拉扯着乳头。

  也许是受到这个胖子的啓发,接下来便不断有人凑过来,轮流接过妻子的乳
房,肆意地各种捏扁搓圆,拉拽奶头……在如此多人、如此多只大手的同时刺激
下,我那本来就是敏感体质的老婆,很快便再次达到了高潮,一波波透明的阴液
犹如泉水般从妻子的下体喷涌而出,洒在了地闆上、桌子上、到处都是……

  第二天,父亲的学校因爲要迎接市领导视察,校长决定「放假」一天,所有
学生留下打扫卫生,布置校园,部分不当班主任的老师可以直接回家。我爸只是
个小小的化学老师,因此自然就不用上课,留在家裏。

  早上八点多锺,我和妻子都去公司上班了,父亲则刚从菜市场买完菜回家。
推门进屋后,很快,他便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女人叫床声从自己卧室裏传来。不用
说,这是刘老头在享受我妈丰美肥熟的身体。

  听着我妈一声声发自肺腑的动人呻吟,从屋内不断传入耳中,父亲实在于心
不忍,只好放下手中的菜肉,黯然地出门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我照例在楼道口等妻子一起回家。

  本人只是个小程序员,与大部分员工一样,在一楼格子间裏工作。而我老婆
的职位却是经理助理,因此她每天都在楼上的总经理办公室隔壁。

  我在楼道那等了半天,都不见妻子下来。于是便斗胆爬到二楼,悄悄地摸到
了总经理室门口。隔着门缝,我探着脑袋往裏面一瞧:怪不得妻子迟迟不下楼来,
原来她现在正在给领导服务!而且我来的还正是时候,看样子他俩的激情戏这才
刚刚开始……

  只见妻子正坐在我们经理的大腿上,红着小脸,与经理嘴对嘴的热烈亲吻着。
她那两片性感的香唇被经理吸在嘴裏,尽情地用舌头一片一片地舔来舔去,接着
经理又把舌头伸进妻子的小嘴裏,并故意将妻子的丁香小舌长时间吸到自己口中,
肆意咂弄、缠绕,不让她缩回去。

  就这样热烈地舌吻一番后,妻子已被经理弄得浑身无力,软成一滩,于是经
理又把大手伸进妻子的衬衣裏,握住一只大白乳便使劲搓揉起来。

  妻子紧闭双眼,脑袋垂的低低的,并开始发出一阵阵「哼哼」声,不知是舒
服还是难受。接着经理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妻子的乳头,像钉螺丝似的夹在两指之
间,肆意搓捏旋转,不一会儿,妻子鲜红的小乳头便听话地硬立起来了。

  随后妻子又扭动腰肢,左右款摆,撒娇似地要经理「别亲了,别亲了!」。
于是经理便淫笑着吐出她的舌头,但随后又俯下脑袋,用嘴含住妻子的另一个乳
头,卟吱卟吱的吸啜起来。

  两粒娇嫩的乳头同时被人「伺候」着,妻子顿感刺激无比,嘴裏不时发出
「嗯嗯啊啊」的娇吟,小腰也扭动地更加厉害了。

  经理见我老婆如此性奋异常,知道她的情欲已被自己挑逗起来了。于是就将
那只空着的手伸到妻子的丝袜和内裤裏面,越过她稀疏卷曲的阴毛,探向了贲起
的阴部。

  经理拨开妻子两片已经充血的阴唇,用中指在肉缝间有节奏地磨擦起来,同
时继续手口并用,捏弄、吮吸着妻子的两粒乳头。

  爲了迎合经理手指的玩弄,妻子还主动张开双腿,向前挺起胯部,让经理把
中指和无名指同时插进自己早已泛滥成灾的阴道,摩擦、抠挖那粉嫩多汁的阴道
壁。而妻子的阴蒂则更加敏感,只需经理轻轻一拨弄,她便刺激的整个身体都象
筛糠似的剧烈抖动起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经理大手一挥,命令我老婆脱光衣服躺到他的大办公桌上。

  妻子不敢不从,迅速地便脱去了套装、丝袜、内衣内裤,然后躺到经理的办
公桌上,向两边打开双腿,一脸顺从的让经理的大鸡巴插入了进来。

  经理待自己的肉棒整支肏进去后,先是捅在妻子的小屄裏没有动作,只是停
在那,感受着来自妻子腔膣内部的阵阵痉挛,那股淫靡的劲道像是要把人榨干。
随后,妻子稍微缓过点儿气来了,经理便狰狞毕露,开始毫不留情地狠狠抽插,
犹如一只饿狼似的疯狂蹂躏着胯下我那细皮嫩肉年轻貌美的妻子。

  不一会儿,妻子便从刚插入时的低声呻吟,转变成了娇浪不已的高声尖叫。
或许是怕外面的人听见,经理便俯下身去用嘴堵住妻子的殷桃小口。

  就这样被经理猛操了三五十下后,妻子变得满面潮红,混身香汗淋漓,被科
长揉搓得发红的乳房顶端两颗发硬的乳头羞耻地挺立着,经理见状,便再次把乳
头含在嘴裏用牙齿轻咬,这一次,老婆不但丝毫没喊疼,反而更加剧烈地抖动身
子,连呻吟声都变了调儿。

  再往下看,妻子那正被男人肉棒粗暴蹂躏着的肉洞,此时变得更加紧绷,更
加窄小了。阴水也泛滥不已,大股大股地从小穴口洩出,浇灌在不断插进抽出的
经理的肉棒上。

  妻子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瞬间便激起了经理的原始兽性,他几乎把整个身
子都压在了我老婆的身上,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撑起落下,将长满体毛的胸肌和腹
部重重地撞击在妻子柔软的酥胸和雪白的肚皮上。

  一对硕大的豪乳被他挤压的完全失去了原本骄傲挺立的形状,肚皮和肚皮之
间的「啪啪啪」的撞击声,更是绕梁回蕩在整个办公室裏。

  因爲胯下的这个女人并不是自己的老婆或女友,经理自然就丝毫不会怜香惜
玉,他几乎每次插入都是直顶花心,暴涨的龟头撑开妻子娇嫩的子宫口,一直捅
向她阴道的最深处……

  看着自己老婆被其他男人尽情玩弄,肏的淫水四溅、浪叫连连,而自己又不
能沖进去把那人暴打一顿,我实在是气不打一处出,因爲那人是自己的老闆啊,
毕竟是这个人每月按时给我和我妻子发工资啊,没有这些工资我们不就更还不了
债了?!